快到碗里來。

“你天資聰慧,沉穩大氣,五官的位置也長的準確到位,你有母親山東人的耿直也有父親長春人的粗獷,你不經意的一撇腿兒,不僅身姿婀娜更瀟灑炫酷,身旁的青花瓷缸也黯然失色,不!不只黯然失色,這缸一定在想,既生缸,何生火華社長。滿分100分,快到碗里來。”

我不擔心掉粉。

憂郁王子變火華社社長

早前,劉燁給人的第一印象總是一位特別文藝的硬漢,不管是《戀之風景》、《美人草》、《巴爾扎克與小裁縫》還是《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愛人》,都帶有那么一絲憂郁。但今年來,他開始嘗試走不同的路,電影《廚子戲子痞子》就是最好的證明。廚子這人有點娘娘腔,最初管虎找到劉燁來演這個角色時,就告訴他這個角色與之性格相反,是最具挑戰的一個角色。當時劉燁就興奮地答應了。“演唄,沒問題。女粉絲會看到我的萌,男粉絲會看到我的娘娘腔。性別決定收獲,我不擔心掉粉。”

痞子天成。

誰又會想到,在娛樂圈,與“矮矬窮”搭配的不是“窮”,而是“富”——他是一位好演員,也是一個痞子,天生的痞子。

我是體力派。

痞也是一種態度。

當時唱歌的時候最多一天連趕11個場,人家分偶像派和實力派,我是體力派。” “你要去演一個人太難了,你把你自己變成這個人就容易了。” “這個不關我的事,別人老找我來演小偷,沒辦法,長得已經渾然天成了。”娘了去的哎,上陣父子兵,賣國夫妻檔啊。(《廚子戲子痞子》臺詞)

喜劇不能一笑而過。

喜劇,就是要讓人開心,但事實上,喜劇的真正的意義不僅僅是讓人笑,更是讓人通過笑的過程,有思考與感動。“我覺得喜劇帶給人的喜悅,其實更是一種感動”。

大泰小囧。

好的喜劇片不僅會讓人笑,而是笑過之后還有思考。

“我覺得,喜劇要讓大家高興,但更要將觀眾帶到與主人公相同的位子,大家一起體驗這個過程與磨難,然后給觀眾一些啟迪的東西——如果這些啟迪的東西能夠讓觀眾走出電影院的時候有一種滿足感,我覺得那個就是真正的喜劇。”

五好男人吳秀波。

“有人問我,生活中你信有這樣的人(五好男人)嗎?我信,我的父親、我的朋友都是這樣的五好男人。”

“我做得還不夠。”

“五好男人”我做得還不夠。

對“五好男人”這個稱號,他自認還不足以勝任。但這樣一個在四十多歲人氣、事業還能處于巔峰狀態的男演員,很難讓觀眾有招架之力,他有一個稱號是“師奶殺手”。對于他,我們很想說一句話:“別謙虛了,說你‘五好’,你就認了吧!”

软式排球价格